新的一年,降低期望

實現新年願望的最大挑戰在於這些願望都太難實現了。 不切實際的目標會令您注定失敗, 有損自尊, 甚至引發壓力及焦慮。 但如果仔細考慮, 可實現的目標會令您在新的一年感到快樂和滿足。

人們普遍認為,恰當的目標能夠有助培養回報更大、更專注的生活方式。 新的一年伴隨著一連串的信念願望清單及承諾。

但設定目標通常都要面臨兩種結果。 我們為您提供了六個確保完美實現新年願望的方法:

設定細小目標, 聚沙成塔

關鍵在於目標要與日俱增。 如果您想參加一場馬拉松, 第一個目標就是先跑 5 公里。 先打好基礎。 道理顯淺易見, 如果目標太遙遠, 您可能會亂了陣腳

問自己需要什麼

您最清楚自己的真實需要, 因此要勇於表達, 人們才能知道您的需要。 雖然答案仍可能是「否」, 但至少有個了結。

勿將減肥當願望

如果真的這樣做,您已經輸了。 根據節前體重設定減肥目標注定是要失敗的。 如果都像我朋友那樣的話, 您絕對會開始制定目標之前先增重幾斤。 換而言之, 當您設定 5 公斤的減肥目標,您實際上需要減肥 8公斤。 在您體重平穩之前,您可能早已放棄了。

寫下願望

人們經常會說:「明年我要多點運動」。 但理論與實際完全是兩碼事。 與其寫下願望, 還不如花心機請個專業人士幫您設定目標。 當您在課程上花錢的時候,不論是營養、單車、游泳或健身, 您更能夠保持進度。 設定目標會有幫助。

逐個來, 勿貪多

「今年我要每個星期洗車、兩天遛一次狗、早上要買新鮮蔬果、少飲咖啡、自己烤麵包……」等等, 別著急。 將所有賭注壓在紅色骰子上可能不是個明智的賭博策略,但於新年願望而言,願望越少, 效果越佳。 心理學家 Ian Newby-Clark 表示:「貪多求快會佔據過多的注意力。 因此, 還不如用兩分鐘好好刷牙,然後關注世界大事。 」還不如只做出一次重大改變,並全身心投入。

保持耐心

幾乎所有壞事都是先甜後苦的。 真正的改變, 需要努力及毅力。 衝浪傳奇 Laird Hamilton 接受《Men’s Journal》時表示:「不論是戒食麵粉或糖類食品,或者採取全新的健康養生方法, 或減少生活中的電子產品干擾, 您都需要一個星期或以上才能看見效果。」 「(事實上,您很可能要經歷先苦後甜的過程。 )關鍵在於, 即使沒有立竿見影的改變, 也不要輕言放棄。 最終, 改變的結果會變成激勵您的動力。」

忘我境界

很少人能與音樂家一樣,對心流有著如此深刻的理解及倚重。音樂家每次拿起撥片、按下琴鍵,或者敲擊鍤鏺,都在追求這種狀態。他們稱之為「忘我境界」

尋找最佳狀態的奧妙在於找准每一首樂曲的節奏及低音點。聽眾可能會不知不覺地進入忘我境界。但細心觀察,您會發現聽眾都在踏著拍子、輕點著頭,眼睛全閉,彷彿渾然一體,節拍一致,水乳交融,這種感覺只可意會,不可言傳。這就是為什麼說音樂能夠不分語言及界限,引起人們的共鳴。 而「忘我境界」則是釋放音樂家及觀眾之間的力量的秘訣所在。

就音樂家的角度而言,「忘我境界」與團隊協作密不可分。 這是一個在個體及技巧之間尋找空間,從而形成獨立又統一的力量的過程。「忘我境界」是將一群人變為一支樂隊的黏合劑。毫不誇張地說,當低音樂手與鼓手找到共鳴時,這種結合會產生一種超越言語的強大效果及有形情感關聯。

忘我境界」是將一群人變為一支樂隊的黏合劑。

舉個例子。我曾陪前女友參加過一次音樂會,開場表演是一支未聽過的樂隊。我度過了人生中最美妙的時光。我完全沉醉在音樂之中,效果比許多大名鼎鼎的演唱會都好。每一首歌曲都好像經典金曲一樣。回去後,我買了一張同名專輯。結果令我大跌眼鏡。我深信當晚之所以有這種忘我共鳴的感覺,是因為樂隊在現場演奏時找准了樂點,而我也同時感受到了共鳴,這是在冰冷、刻板的錄音室中無法複製的效果。

多年之後,我的同事,Bruce Springsteen 的狂熱粉絲,道出了個中緣由 。他說︰「Springsteen 演奏的樂曲從不重複。從來不會。他的樂隊深諳此道。樂隊成員之間亦心有靈犀。他可以隨時更換演奏曲目,演奏數百首歌曲,樂隊都能跟著節奏隨著他進入「忘我境界」。他們就是這麼合拍。這就是為什麼他會被稱為「樂壇大哥」。就是為什麼他每次的現場演奏都是那麼澎湃動人。」

這種隨心而發、合作無間、游刃有餘的深厚功底,就是我們所說的心流 (Feel the Flow)。